药价谈判首落云南 先入新农合和大病保险

来源:网络收集   2016-06-03 23:05

  【财新网】(记者 李妍)历时大半年的药价谈判结束,云南成为首个落地省份。6月3日,云南省卫计委发布文件,并召开新闻通气会,表态先期将三个药价谈判药品纳入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合规报销范围,并在6月中旬前挂网集中采购。

  据云南省卫计委公布的信息,2015年云南新农合参合人数达3284万人,参合率达98.51%,人均筹资水平提高到470元,住院补偿封顶线提高到不低于12万元,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到76.49%,实际报销比例达到61.7%。

  国家谈判药品主要是乙肝和肺癌用药,云南是癌症高发区之一,平均发病率高于全国,且女性肺癌发病率较高,云南大部分地区属于边疆贫困地区。这些病由于医疗保障难以承担,医疗费用高,往往一人生病,全家被拖垮,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此次药价谈判药物包括葛兰素史克的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韦瑞德(替诺福韦酯),浙江贝达药业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凯美纳(埃克替尼)和阿斯利康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产品易瑞沙(吉非替尼),三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 67%、54%、 55%。

  云南省卫计委发布的文件中表示,葛兰素史克的韦瑞德(300mg*30片每瓶)谈判价格490元,贝达药业的凯美纳(125mg*21片每盒),谈判价格1399元,阿斯利康的易瑞沙(250mg*10片每盒),谈判价格2358元。

  云南省卫计委副主任郑进表示,“这次国家谈判结果出来后,据初步测算,如肺癌的靶向药物盐酸吉非替尼(商品名:易瑞沙),谈判前每位患者年治疗费用约18万元(不含慈善赠药),谈判后降到8.4万元/年。乙肝用药替诺福韦酯(商品名:韦瑞德),年治疗费用1.29万元/年,谈判后降价后为6762元/年,提高了乙肝、肺癌患者用药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

  郑进表示,云南省采购出让中心要在6月中旬前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在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集中挂网,并按要求定期统计用药数量和金额,报国家国管平台。在2016年-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各级医疗机构要根据诊疗需求,按挂网价格或相关政策规定,同等条件下要优先采购和使用谈判药品。鼓励其他医疗机构和社会药店在网上直接采购。各地要在6月中旬前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合规费用报销范围(含基层和县及县以上),做好相关报销政策衔接。同时医疗机构从交货验收合格到付款的时间不超过30天。

  作为药品价格谈判的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在新闻通气会上发言表示,会积极配合其他省份相关部门的工作安排,让更多的患者可以受益于其创新药品。同时提高产能,增加供货来源,确保高质量的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

  长期以来,中国并存三大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即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简称新农合),前两项由人社部主管,后一项由卫计委主管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认为,在药品采购领域确立以量换价的模式,药价谈判不再仅局限于省一级,而是在中央层面设置高价药谈判平台,并鼓励各个地级市或几个地级市组成GPO采购联盟,总体上还是希望以带量采购的方式来诱导和逼迫药企进一步降低药品价格,从而降低医保在药品上的开支。

  赵恒认为,总体上来看,决策权的上移意味着医院传统的势能正在削弱。随着药品采购和使用上的限制越来越强,单体公立医院大规模扩张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微弱了。如果结合分级诊疗的大背景来看,大医院的发展模式迎来变化,未来对药品的收入依赖将不得不逐步降低。而从GPO(药品集中采购组织)到城市联合体,从省级招标到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层层设立的招标采购体系对药品生产和流通企业的压力正越来越大。随着两票制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政策的推出,生产和流通企业的大洗牌是势所难免的。不过,医改政策仍然是政出多门,虽然医药市场的变局已经初步明朗,但未来能否收效并真正控费,仍需多部门的协同以及市场各方的配合。

药价谈判首落云南 先入新农合和大病保险

相关阅读